宋野岩

发表时间:2016-8-23  来源:中国艺术人物网  作者:宋野岩  浏览次数:6316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宋野岩 1972年生于山东省商河县,1999年毕业于南开大学东方文化艺术系中国画专业,师从范曾、陈玉圃、谢冰毅、王澄诸先生,现为郑州画院(郑州美术馆)专业画家,国家二级美术师。


 /陈玉圃

  孔子日: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而智者乐,仁者寿。有乐乃至于画。实际与山川神交而涵养其寿也。世所谓:烟云供养澄怀观道之意总不外乎于此。是以王摩诘研丹施青,洒洒然作水墨浅淡;米南宫废反覆皴擦而独创懵懂云山,皆适性全真,超然纤素之间。为寿,岂非仙乎?而后竞逐名利,则废尽心机,逞作巧艺,绘画之法愈备,而去道欲远。纵览古今,不亦悲哉!

  野岩率真,谙和古道,豪爽不拘小节,朴讷不善辞令,锺情山水,舆翰墨有奇缘,余观其濡墨挥毫之时,真如庄子所谓画史解衣磅礴,纵横开合,笔挟风雷之势,墨会烟霞之色。非唯山水、即作人物、乃至花鸟,亦皆能造境高古, 固非凡流可拟。

  董其昌日:气韵不可学,此生而知之,其所谓画中气韵者,实乃画家才情流露之处也。才欲奇,而情宜真,不奇无以警世,不真无以感人,而野岩长成齐鲁,气尚豪侠,睥睨凡俗、其才不得不奇。任性使气,独来独往,其情安得不真?使奇与真形诸画,气韵安得不生动者乎!虽然,野岩亦曾不废寒暑,十数年铁砚磨穿,更入读名校,得悟画道。而独其人格魅力却似乎非唯学养而得,岂真有所谓生而知之者欤?余不得而知也。


文/谢冰毅

 野岩是我看好的青年画家。他有足够绘画才份,书法也很好,笔下线条有逸气,整个画面有空灵之气,山水、花鸟都有过人处,依他目前的谦谨与努力,前路当未可限也。

  我一向主张热爱并躬事国画的年轻同道们,多向传统讨生活,深入研究一下前贤的艺术来路,找到自己与传统的那个最契合点。有人入手就学黄宾虹或者八大山人,不是说不可以,但他们是高秋老树上长熟了的红果,甜则甜矣,我们吃了后却不仅没变成果儿那样红,还容易为了所谓的虚荣或面子,搞些红妆料涂染双腮以招摇画坛,最终自己还是个苍白的底儿。许多悟性很好的年轻道友就这样给毁了,陶渊明所说的总角闻道,白首无成,移用到这里,倒真有点合适。

  我们要学就要从树根学起,看看一棵树是怎样从四处吸收养料与抗击冰霜的。在学画的道路上,方向正不正,法子对不对,要紧的很。一味下憨功夫或者总是耍小聪明,都易使人迷惘。另外还要懂得却早誉,早早的就获了奖成了名,尤其在当下社会,早早地作品就能换不少钱,对一个有潜力的画家,未必是好事。好画家不能整天活在金钱与美言的泡沫之中,反倒要多受点颠簸,才会有参天之望。《颜氏家训》里有这么一段话:古人欲知嫁穑之艰难,斯盖贵谷务本之道也……耕种之,薅锄之,刈获之,载积之,打拂之,簸扬之,凡几涉手,而入仓廪,安可轻农事而贵末业哉?画家之成,亦焉佛。

  野岩的从艺心态很好,有工资领,不必为生计急急奔命于江湖;身为美术馆的专业画家,又有充裕的时间用以临摹、创作及交游。他的画有幽静清逸之气,与其性情有关,走进野岩,你会发现他的敏感与细腻,但绝不小气。他有许多真诚的朋友,这是他的率真恳切换来的。他体格瘦劲而不寒俭做事利落而不古板。他的画正是如上,他方方面面整个人的综合与融洽,画与人凿和合的,而不是错位的。这很关键,也很难能。在我的印象中,静若半千,冷若渐江,逸若雪个,清幽若玄宰,还有弘一书法的空寂和怀素《小草千字文》的古淡,都是大不易至之境。野岩既然大体上选定了这个方向,便须再深入地炼技炼心,恶补一下读书,坚定的走下去,走出韩昌黎诗所描绘的猿鸣钟动不知曙,杲杲寒日生于东的境界来。 


文/王澄

  看野岩的画,常觉静雅之气直入心扉,这种感觉于时下并不多有。在校期间,野岩师从陈玉圃先生,现在的作品不时露着陈先生的痕迹。而他平时谈的更多的是陈先生的人品,是其超脱淡泊的修为。野岩的画所以有平和脱透之气,与陈先生之言傅身教不无直接关系。所谓画品即人品,斯言不虚。

  我很注意野岩画中的款识,小行书舆画作极协调,同样透着静雅之气。他很重视童画的书写意味,常说古今大家鲜有画佳而书不佳者。野岩的画中,水墨之外,线是很重要的构成元素,生动而富有内涵,显示了他的书法功底。而今不少画家的作品虽也可观,却总觉的多了些制作气,少了些国画味,大概缺的就是这一课。

  野岩更注重画的传统汲取。他最喜欢八大、青藤、白阳,在其山水,尤其花鸟中可以清楚看到端倪,但并非照本宣科,而是则其所需,逐次化作自己的语言和表达方式。创作时多以感观状态进入,虽是成竹在胸,却常抛弃成竹,笔随思至,任情挥写,不经意中自见灵性,而未染职业画家多有之程式化弊病。

  野岩常外出写生,同样不做真山实水之仿摹,而是将其画在胸中,变为心中之山。所谓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是需要积淀和领悟的,有画本到造化,再回到画本,是一种质的升华。不少画者徘徊在傅统的画本,跳不出来,更有不少画者陷入造化,无以自拔,难脱匠人而入画家之列。

  野岩好收藏,虽经济所限,不敢染指精品重器,片瓦只石中却也不乏傅统之神髓、文脉之风韵把玩中自然拓展了视野,提升了审美,而这种受益自然的潜入了他的画中,展现出来。

我虽喜画,票友而已,说多了难免废话错讹,还是识家錾鉴评为好。



作品欣赏













































收藏电话:18638673083


上一篇:鲁玥琴
下一篇:郑爱萍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豫ICP备:18001666号  工信部网站

宣扬中华文化 展示艺术魅力

投稿邮箱:1207985816@qq.com 

对于任何抄袭、仿造、镜像我们网站资料的行为将视为侵权 

    版权所有:中国艺术人物网  yishurenwu.com   All Right Reserved 2015 


 网站 公众号

总编 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