俱道适往 着手成春:张国强先生书法艺术浅探

发表时间:2021-12-31  浏览次数:5588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张国强艺术简历:

       最初“一见钟情”某种原因与之结缘、从而喜欢上了书画、便成了生活的一部分、至今不能自拔……

       张国强,男,1969年生于郑州,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书法家协会草书专业委员会委员,河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梅花篆艺术研究会秘书长,河南省花鸟画研究会办公室主任,郑州市书法家协会理事,郑州市书法家协会草书专业委员会主任,惠济区书画摄影家协会副会长。出版有国家十三五规划精品课程教材《书法艺术》CIP数据核字(2018)第232143号、天津大学出版社出版,获批国家十四五规划精品教材。


花鸟画家张国强

张国强


俱道适往,着手成春

--张国强先生书法艺术浅探

文/刘凇海

      司空图《二十四诗品》之“自然”有云:“俯拾即是,不取诸邻。俱道适往,着手成春。如逢花开,如瞻岁新。真与不夺,强得易贫。幽人空山,过雨采蘋。薄言情悟,悠悠天钧。”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俯首即是。大道所能达者,下笔即成春色一片。如花朵的蓓蕾初放,如日月流失更新。长风浩荡、空山幽谷、雨露滋养、鲜花云叶、涤旧而生新,万类霜天竞自由。如幽人空山信步,流泉淙淙,随手于烟雨迷蒙中采摘白萍,心灵与美景的交融,仿佛天籁传来乐声。司空图所言诗的高妙境界之“自然”,这不也是一个书法家所求之至高境界吗。

      得风神者“自然长者如秀整之士,短者如精悍之徒,瘦者如山泽之癯,肥者如贵游之子,劲者如武夫,媚者如美女,欹斜如醉仙,端楷如贤士”,白石道人《续书谱》深谙得“自然”即得书法之“风神”之妙。


zurb7WzeBqWIMUGJqBZcb7tKn7vbUx083Nq1_Ft76egw0DZ0k1.jpg

张国强书法


      余观张国强先生书法,窃以为深得“自然”之理。用笔自然,见书家之法度;墨色自然见书家之神采,气韵自然见书家之境界。

      古往今来,无数书家苦苦求索笔法而不得。原因在于笔法的变化贯穿于书写操作的一切细微处,同时又隐藏在点画内部,使人难以窥测。赵子昂在《兰亭十三跋》中说道:“书法以用笔为上,结字亦须用工,盖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张彦远的《法书要录》记载:“蔡邕受于神人,而传之崔瑗及女文姬。文姬传之锺繇。锺繇传之卫夫人。卫夫人传之王羲之。王羲之传之王献之。王献之传之外甥羊欣。羊欣传之王僧虔。王僧虔传之萧子云。萧子云传之僧智永。智永传之虞世南。世南传之欧阳询。询传之陆柬之。柬之传之侄彦远。彦远传之张旭。旭传之李阳冰。阳冰传徐浩、颜真卿、邬彤、韦玩、崔邈。凡二十有三人。文传终于此矣。”这是历史上笔法有序传承的典例。

      中国书法的魅力首先体现在笔法之美。由于宣纸具有变化无穷的渗化效果,更由于笔毫与纸面相接触时,通过毛笔起止的藏露,行笔的提按顿挫和快慢疾徐,再加上用墨的枯湿浓淡,以致产生无限的变化。而用笔的细微差别和笔法的丰富变化则带来沉著、清雅、端庄、拙朴、劲健、洗炼、高古、自然、雄浑、流畅、绮丽等不同的审美感受。可以说书法艺术的不同风格美,都充分体现在笔法之中。古人论述笔法有所谓“如锥画沙”、“如屋漏痕”、“印印泥”之说,形象而生动,可谓得“自然之象”。笔法之美也体现在运笔,即起笔、行笔、收笔以及用笔如方笔、圆笔、转折、提按、顿挫、徐迟、疾涩等诸方面。只有娴熟运用笔法,才能使书法达到筋骨具备、血肉匀亭、有象可征、变化无方的效果。


ptXv_ErxgfnjvwQoYjcVhK4pAYlsag_fdRmECWBDgra6P4X8k3.jpg

张国强书法


      张国强先生书法天然放纵,雄厚绵密,可谓“得笔”。正如米芾所言“得笔,则虽细为髭发亦圆,不得笔,虽粗如椽亦偏”。观张国强先生行草书,笔下骨丰肉润,生机勃发, “提笔如游丝袅空,顿笔如狮狻蹲地”, “若坐若行,若飞若动,若往若来,若卧若起,若愁若喜, 若虫食木叶,若利剑长戈”,态致自然,纵横有象。

      康有为说“用笔妙处在方圆并用,不方不圆,亦方亦圆,或体方而用圆,或用方而体圆,或笔方而章法圆,神而明之,存乎其人矣。”张国强魏碑,先从《张梦龙》、《始平公》入,得方笔精髓,又从《爨宝子》、《石门铭》出得稚拙、圆浑笔势,折锋之处有棱有角、峻利挺拔,转锋处圆融通畅、筋骨内涵。古人说“水墨者,字之血也”,故“墨法”又称“血法”。字的“血肉”就是纸上的水墨。“笔飘则墨浮,笔涩则墨沉”,只有水墨调和,墨色绚烂,才能达到筋遒骨劲、血浓肉莹。张国强先生善用墨,淡墨萧疏蕴含禅意,浓墨苍茫富含生机。墨色的干湿浓淡变化,不仅与笔法的轻重缓急相融合,增强了节奏感,而且起到渲染效果使作品韵味更强。一件书法佳作,不只要求点画精到、结体优美,而且要求章法完整,墨色和谐。


rRgGWnTo9nmp2Ha2PHOAXVbpOERyJT2GjG0SR92n_vgXrCnRn0.jpg

张国强书法


       张国强先生书法,经常运用湿墨乃至涨墨,体现出的是沉实与力量感,有些字体由于墨色氤氲而造成笔画的粘并,看似迷蒙一片,然而这样在点线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一个关键的造型因素,丰富了作品的整体视觉效果。枯笔与飞白处,则又体现的是飘逸与流动,不但与浓墨形成对比,而且在视觉上造成了浓墨是向前凸起、枯墨向后退出的感觉,这样在平面的纸上营造出了立体的效果。善用墨者,墨色节奏的变换又使得字与字、行与行有了多种组合关系的可能,进一步强化了作品的空间感和视觉冲击力,在孤立的点、线、面等视觉要素中,使用笔、结体、章法得到一种既有传统,又有个人面目和时代气息的书法作品。所以,张国强先生书法作品的墨色与章法,看似出人意料,却又显得清新自然。  

      荣格说“谁讲到原始的意向,谁就道出一千个人的声音,可以使人心醉神迷,为之倾倒”。怀素曾“夜闻嘉陵江水而草书益佳”,张旭“观公孙大娘舞剑器”得到草书启示。想必那嘉陵江滚滚的江水、漫天飞舞的剑影和草书连绵不绝的线条之间似乎存在某种神秘的关联。

      气韵通畅是书法美的重要标准。行气不单是行与行的疏密曲直变化,字与字,行与行之间,还会给人以笔势连绵,气脉畅通,行云流水的美感。书法即“抒发”。书法以其表现形式、抒情的形象来感染人。书法的抒情性形象主要是通过具体感性的、可被直接感知的点线、墨象、变化的结体、章法等形式来反映和概括人的内心生活的。情性,是书法传达出来的精神、意趣等,也是书家的个性、情感和气质在书法作品中的流露和表现。蔡邕说,“书者,散也。欲书,先散诸怀抱,任情恣性,然后书之。” 书法的气韵,必须通达于自然之道。观张国强先生作书,往往平气凝思,如鼎之镇;会意处又神色飞扬,如御风而行。


atFcp8UvgAXtg94_u4O2XvcBptcObc6bU89ev5Rz4Qe0pv6jM6.jpg

张国强书法


      王羲之《记白云先生书决》说“书之气,必达乎道,同混元之理。七宝齐贵,万古能名。阳气明则华壁立,阴气太则风神生。把笔抵锋,肇乎本性….敬兹法也,书妙尽矣。”冯友兰说“富于暗示,而不是明晰得一览无余,是一切中国艺术的理想”。严沧浪《诗话》写道“盛唐诸公,唯在兴趣。羚羊挂角,无迹可求。故其妙处,透澈玲珑,不可凑拍。如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影、镜中之象,言有尽而意无穷。”张国强先生书法大篆,虽取法于《石鼓文》、《散氏盘》,但似像非像,得此二帖韵致,写得苍茫幽深,萧散舒展,灵动自然。浅陋者“如河伯之观海,如井蛙之窥天”,书法以“形似”为桎梏,贤明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以“神韵”得“自然”。

      皎然有诗云“古寺寒山上,远钟扬好风,声余月色动,响尽霜天空”。我们似乎看到,在书法的天地自然之间,张国强先生乘着那皎洁的月光,聆听那悠远的钟声,以自然为宗法,灵光独耀,乘月返真。



张国强花鸟画


张国强花鸟画


张国强花鸟画


张国强花鸟画


张国强花鸟画



张国强花鸟画



张国强花鸟画


张国强花鸟画


张国强花鸟画


张国强花鸟画


张国强花鸟画


张国强花鸟画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豫ICP备:18001666号  工信部网站

宣扬中华文化 展示艺术魅力

投稿邮箱:1207985816@qq.com 

对于任何抄袭、仿造、镜像我们网站资料的行为将视为侵权 

    版权所有:艺术人物网  yishurenwu.com   All Right Reserved 2015 


 网站 公众号

总编 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