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拂面 明月朗照》——洪丰仓其人其书

发表时间:2018-8-15  来源:中国艺术人物网  作者:邢军纪  浏览次数:1333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点击进入个人主页《诗经·郑风》中有首诗叫《出其东门》,我一直以为这是为洪丰仓写的。许多年前,洪丰仓站在他的家乡东门,恍惚看到新郑东门的景物在烟雨霏霏中腾挪飞转到了这里。尽管郑国的东门被溱洧河水环绕,而他的家乡临颍杜曲镇在颍河岸边,但一点也不妨碍它们交融在他的想象里。杜曲是个手工业特别发达的地方。它的北边是繁城,三国时期是许昌的南郊,曹丕就是在这里接过汉献帝的传国玉玺的。这里盛产牛肉和阴郁,当你偶然路过这里,一边吃着牛肉,一边欣赏着受禅台旁边的三绝碑,你就会被时代兴衰的悲凉气氛所笼罩,尽管你的舌尖仍在飞舞,但你的心头却在颤抖。杜曲和繁城咫尺相连,却各有所长。杜曲在历史上以开染房、织布、造酒、木材加工等闻名,因紧傍颍水有舟楫之便,所以商埠气息颇浓。因为人杰地灵,这里向来也出人间美赋。我喜欢晏几道的词,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又:“记得小频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瑟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晏小山是北宋著名词人晏殊的小儿子,因仕途不顺,曾在这一带某小镇当过类似如今副镇长一级的小官。晏殊好生了得,他的词“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乃千古传唱之名句 。而他的门生范仲淹、富弼、欧阳修、张先都曾名满天下,权倾一时。或许有此遭际,晏小山这个“高干子弟”才会深识人生无常,决意放浪山水,寄情花间。古人对晏小山的词评价甚高,与其父称之为“二晏”,说他“工于言情,出元献(晏殊)文忠(欧阳修)之右”(见陈廷焯《白雨斋词话》) 。而杜曲镇为晏小山的阴郁提供了物质保证,他词中所说的“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多是杜曲的能工巧匠为晏小山打造的客观现实种种。至于晏小山念念不忘的“两重心字罗衣”,这件紧贴香囊的丝织品,毫无疑问更是出自杜曲的纺织娘之手。说起女人,历史上杜曲多出美人。诗圣杜甫的名诗《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里的“临颍美人”李十二娘,我推断或许就是杜曲姑娘。杜曲紧邻颍河,因了清流滋养洗濯的关系,这里的女人较之别处就出落得标致而风韵。想当年颍河丰沛阔大,五六岁的杜甫在大人的引领下,从巩县自西北而东南坐船至郾城,就是在那里观看了公孙大娘的剑器表演。而杜曲则是诗圣赴郾的必经之地,哪怕仅仅是一瞥之间,杜曲东门之外云云涌涌的美女也会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童年时期有关美女的坐标很可能就是在这次的旅行中形成的。若干年后,56岁的杜甫在四川白帝城再次与公孙大娘弟子李十二娘相遇,关于美女的坐标图谱立时在脑际闪烁,于是他一挥而就:“绛唇珠袖两寂寞,晚有弟子传芬芳。临颍美人在白帝,妙舞此曲神扬扬。”现在,洪丰仓一边吟诵着诗圣杜甫遗留给临颍人民的伟大精神馈赠,一边踱着方步,缓缓从杜曲东门走出,在虚拟的想象空间里,他身穿缟衣、脖系綦巾,穿行在唐宋年代的杜曲大街,对着那些灯红酒绿和熙来攘往的人流念出道白:“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

 

35岁之前,洪丰仓从未出过远门。他蜇伏在一个相对单纯而又封闭的环境里,以农耕文化的汁液营养和发育着自己的生命。其祖父饱读诗书,是清末民初年代乡村知识分子的典型。他写得一手好字,尤善楷书。当清末重臣盛宣怀督办京汉铁路的年代,中原大地兴起创办中外合营的热潮时,他的祖父为此书写了许多厂家和商户的招牌和匾额,又因他本人写得一手好字和打一手好算盘,被英美公司在许昌聘为总经理之职。后来,他把这个颇大规模的英美合营公司弄得风生水起、精采纷呈,又被来这里视察的某大官员看中,于是亲自向清廷举荐,委以湖北荆州地区天门书记之职。再后来,民国来了,他的祖父万不得已卷铺盖回到杜曲老家。在他生命的最后阶段,他历经民国和新中国政权更迭巨变,虽屡遭激刺,却能心静如水独守家园。他办起了家庭私塾,教儿子《三字经 》《弟子规》《百家姓》,之后又读《大学》《中庸》《诗经》《论语》《孟子》《世说新语》等等。从五六岁起,祖父就开始教其父亲习字,这是和吟诵诗书并行的一道教育,先学执笔、悬腕,然后学习研墨。掬一捧颍河水注入砚内,将墨在砚中轻轻磨擦,让它滑出日月的痕迹,姿式要端正,用力要均匀,手腕要灵动,气息要平稳,心绪要中和。研墨就像佛家的参拜仪式,有庄严的神圣感。倘若你心性躁浮,通过这个仪式,观心格物,棱角突兀的脾性就会一点点被打磨,消蚀在规定好的水墨情节里。然后就是临帖或者背帖,他先是颜柳大楷,继之晋唐行书。古老的汉字经过书法大家的圣手,传达着丰富的人文信息,同时也将中国传统文化的汁液点点滴滴浸润在书者的心头,或者在血液里结晶沉淀,走进书者的魂魄。父亲学成,又将洪氏家学悉数转交给洪丰仓的兄弟姐妹们。因此,在洪丰仓的记忆里,学校似乎只是供他玩耍消谴的场所,而家学则是让他深纳细收浑然天成的课堂。他从小接触的就是线装书、繁体字、古音韵、老礼数,这在上个世纪中国传统文化曾受灭顶之灾的苍凉背景里,颍河岸边这个洪姓家庭绝对是一个独特的文化版本。与书家相比,丰仓的异数还表现在他的异军突起上,他的书法,实在是文化浸漫的结果,他胸腹内那些坑坑凹凹沟沟渠渠盛得满满当当,待到一腔心事有谁知的欲求时,他的愿望便像牵牛花一样从洪家大院探出头来。虽然洪家乃书法世家,但其祖父、父亲、兄长都藉不及名,只讲究晋人风度,满足于自我完善,在一等人读书力田的古典意境中走向平静与沉落。但在洪丰仓的年谱里,有一年的有一天,他突然决定要当一个书法家,并且此念生成,了无预设,说来就来,说成即成。

 



丰仓学书,与众不同。没有人会把溪边青草、陇头斜树、南村雪鸦、北陌鸿雁放到自己的尺幅之内并生成意象,又把黑烟白露、紫藤橙槲、红高粱、绿牡丹、碧云天、黄花地当成书法生命的底色。师法自然于他人是一种距离和间隔,但对丰仓而言,他似乎就是自然本身。他或许就是故乡田间一道笔直的田垅,等待着澎胀和收缩;或者是乡亲们常挂嘴边的一句唱腔,在起起伏伏中走向隽永。丰仓常去拜谒几里外那块汉代的三绝碑,在他眼里,一个王朝逝去了,摹写它背影的书文就是那个时代遣给后世的文化使者,它是有生命的。丰仓不仅熟记了它的眉眼,还熟悉它的体温。汉代以降,扁平的隶书出现了,这种字体让人联想起规矩和方圆,端正和秩序,神鬼远遁,王者归来。而隶书的蚕头雁尾,俯仰腾挪,波磔律动,书写时的提按顿挫、藏锋蓄势、节奏力道等技法程式审美要义也于斯时日臻成熟。三绝碑乃王朗撰文,梁鹄书丹,钟繇刻石。这在当时汉末绝对是一时之盛。相传此碑曾吸引王羲之专程前来拜观。康有为曾激赞此碑曰:汉碑中丹鹤之顶!虽然三绝碑是一首汉代消亡的挽歌,但在中国书法史上却是一抹亮丽的朝霞。丰仓因地主之利,拥此宝物,深研精钻,常常不知今夕何夕,似乎转瞬就由少年而到青年。然这十年一剑的功夫却使他完成了对中国书法艺术的深入了解,也在秦篆汉隶的源头上对书法审美规律有了自己的判断。从此,步出东门的洪丰仓双眼变得炯炯有神,他拥有自己的主见,面对滚滚红尘他才敢说不,“虽则如荼,匪我思且”。在他的心目中,“蒿衣茹茜,聊可与娱”,而这个唯一可娱的“美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深爱一生的书法艺术。

 



丰仓生活在当年三国及魏晋文化的腹心地带,这使他的书法世界总有清风拂面明月朗照。他开始迷恋上“二王”的法书。特别对王羲之《圣教序》和《兰亭序》的痴迷,与他已不是“聊可与娱”,而是生死所托了。由于地缘文化之故,丰仓对汉魏以分的中原古法了然于心,渐入风神。那些厚重博大、雄浑苍茫的自然风物被北方书家引入胸襟透入纸背跃然纸上,由象形到符号,由甲骨金文到秦篆汉隶正楷章草行书等等,由此构建了法度森严、葱茏茂密的书法体系。丰仓终日攀越登临,获益多多。但丰仓就是丰仓,他仍不满足,他觉得自己的仓禀似乎还不太满,还不能骄傲自大,还要继续努力,于是他的目光又洒向南派书法艺术峰峦的顶峰——王羲之父子身上,开始了一场旷日持久、永不休止的学习运动,就像一个人举行的书法上的马拉松,其状纠缠如魔鬼,执著如节妇,痴情如恋人,崇拜如宗教。丰仓常在夜半临池间遥想书圣当年匍匐就学来颍川拜看三绝碑之情形,那时的月亮好大好大,年轻的王羲之绕碑三匝,细长的单眼皮眼睛定格在碑体上,赞叹的声音像蛱蝶一般从他的嘴角飘飞。他的身材不高,这使他在端详上端的字迹时显得颇费周折,有好几次,他不得不跃上碑前的龙首才能看得清爽。他一边赞叹,一边拢起袖管在大腿上摹写,手指滑动的声音像是冬天风吹枯叶在地上迅跑的动静。末了,他把脸贴在碑上,伸出手,一遍遍抚摸月光下闪着微光的字体……这是钟繇勒石呀,天呐,天呐!他快要哭出来了。若干年后,这次中原之行的深切体悟便在王羲之的楷、行、草书的书法实践中表现出来了,看过《姨母帖》的人都清晰记得他隶书取势的样貌,而他的楷书更见钟繇的风骨……凡成大家者,多有这样博采众长、腾云而取的过程。丰仓每每想起王羲之也来过临颍甚至喝过颍河之水便激动不已。他临帖时也有轻抚帖书的习惯,像是要把王羲之写过的每个字都盖上自己的指纹。他也总用手指在腿上摹写书法,当手指的中锋掠过皮肤,他能听见腿上的毛细血管像会稽山前的竹林一样发出啸响,那些皮肤的纸张带着紧张的表情接纳着风情万种、温雅蕴集、空灵高洁、遒丽天成的“二王”笔法,又像十万动力火车载着“二王”的书法故事隆隆驶往自己的心神……

 



洪丰仓以传奇的样貌出现在中国书法界,似乎只是晚近十几年的事情。他的作品多次获得全国书法展的奖项,甚至折桂称冠。他以行草书见长,在有“书法梦之队”称谓的书法大省里,他当数青年才俊,堪称翘楚。他的双脚牢牢扎在现实生活的大地上,而观念却思接千载着眼未来并融古铄今。他的作品古意盎然、超拔俊逸,宛若天籁。甫一会面,似有清风迭来清泉溢出,尺素间明月高悬温润可人,传达出书者所追求的清洁精神。有学者多年前评说其人其作曰:“洪丰仓是近年在全国书坛崭露头角的一颗书法明星,其作品频频入选国家级重要展览,而在全国第八届书法篆刻展上获奖,无疑使他进入全国最优秀书家的行列。他在八届国展上获奖的作品是一幅行草书,以‘二王’风格为基调,萧散简远、疏朗俊逸,而又颇具朴厚顿挫的气息,这就是洪丰仓行草书的主打风格…… ”而依我言,丰仓的基调,应来自青青颍河水,这条清流,曾经洗过高士许由的耳朵,而现在又洗濯过洪丰仓的书法,他的每个字都经过颍水的淘洗,因此个个晶莹透亮,洁静无比……

 

/邢军纪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豫ICP备:18001666号  工信部网站

宣扬中华文化 展示艺术魅力

投稿邮箱:1207985816@qq.com 

对于任何抄袭、仿造、镜像我们网站资料的行为将视为侵权 

    版权所有:中国艺术人物网  yishurenwu.com   All Right Reserved 2015 


 网站 公众号

总编 微信号